蓝楹

『瓶邪』一见钟情(短篇.瓶邪七夕特辑)

洛莘。:

△写在最前面:
      其实我还挺奇怪我一单身狗七夕写个贺文是干啥,给自己找不痛快?好吧,大概是七夕综合症和开学恐惧症,随便写写,不喜勿喷,我爱你们。
      我掏心剖腹的,还是没赶上七夕发出来,诸位见谅,这是一个半成品。



『1』


       ——吴邪是第一眼就相中了张起灵的。
      所以三十岁的吴邪,在巴黎塞纳河畔某个教堂的婚礼宣誓时,是这么形容他的一见钟情。
     虽然最初是因为他的脸,虽然他还是个学弟,虽虽然然学生会明确规定上下级不能恋爱。
      可吴邪还是看上张起灵了,命中注定似得,看上了这个穿衣服显然有些没品味,但莫名很帅气的学弟。
      而彼时,当年的学弟正站在他对面勾唇笑的撩人,古井无波的眼神充盈安心。
     大概是因为阳光打上教堂彩色花窗时的角度刚刚好,大概是因为巴黎的空气都太浪漫,三十岁的吴邪再次确定要和面前的男人度过余生。
     于是当张起灵吻住吴邪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十八岁那年秀秀说过的那句话。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余光是你,余生也是你。


【2】


      吴邪的大一生活过的并不平淡。
      起先是学姐纠缠,随后是同级女生有若无的勾搭,只是吴邪一直以礼貌而疏离的态度远离了这些莺莺燕燕,把大好青年的一腔热情投入了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
      别人问他为什么不恋爱,他也只说还没到时间。其实是没那个性质,无论对男对女。
      他加入校学生会那年刚好赶上新媒体兴起,有个倒追过吴邪的学姐阿宁,在一众手下中挑中了能力最强的吴邪,两人从校新媒体划分出去,成立了新媒体工作室。
     吴邪也没拒绝,兢兢业业的干着副主席的活,但和阿宁的距离却刻意拉的更远。
     他向来是个怕惹麻烦的人,而阿宁在他眼中就是个麻烦。性格暴躁的阿宁有如点了火的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于是这炸弹果然起了功效,在大一下学期的换届聚会上,给了吴邪致命一击。
     她当着工作室所有人的面问吴邪是不是不正常。
     毫无疑问的,原本欢乐的气氛一瞬陷入冰点,阿宁眼中的醉意也在这沉默的气氛中渐渐氤开。
     可吴邪依旧只是微笑着不语,眼神冷的不像话,嘴里却轻快的哼着歌。
     直到阿宁又打算开口时才语气温和缓缓的冒出两个字。
     “是啊。”
      两大领导人正式分道扬镳的举动让工作室的战线联盟土崩瓦解,而所有人都以为吴邪会选择离开工作室,甚至有不少准备看好戏的人等着嗑瓜子八卦,却等到心高气傲的阿宁负气离开,转回校学生会与新媒体楚河汉界。
     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吃瓜群众的意料。
     而吴邪则用短短的8个月时间,完成了从底层小编到主席的跳转。
      厚黑的能去撑起一部名著。
      可也就是这样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在张起灵面前偏偏笨蛋的像个傻白甜。


【3】



      张起灵的出现是在大二上学期的招新仪式。
      彼时工作室刚刚起步,又是与人脉强大的前任主席对战期间,一没经费二没政策支持,多数刚刚提拔上来的部长经验并不丰富,山穷水尽之中吴邪和好哥们王胖子只能亲自上阵招新,各个学院拍照宣传活像旋转的陀螺。
      就差出卖吴邪的色相,当然王胖子不是没想过,只是被主席一票否决。
     而张起灵与吴邪的相遇也不传奇,大概是因为没有什么相机框住那人面孔所以一见钟情的浪漫桥段,也没有擦肩而过回眸对视的历史厚重感,故而与所有言情偶像剧相比的相遇的桥段,居然莫名充斥着教科书般的悲壮与窘迫。
      偏向理科的大学,不如文科学校风花雪月,大概因为热爱文字工作的人群太少,又或是来自阿宁重回学生会对工作室的全方位打压,总而言之一句话,吴邪的新媒体并没有招到想象中那么多的人才。
      身为副主席的王胖子意识到革命正处于危难关头,干脆召集了各个部门的部长开展革命会议,吴邪愁容满面的讨论工作室的未来,将即将面临的困难描述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
      最后还是王胖子看不下去整个工作室充斥的丧尸气,极为肉疼的买了十几份炸鸡啤酒,才让阴郁的气氛微微缓和。
      吴邪面对一摞还未发出去的申请表表示没心情吃的,可为了不扫大伙的性,还是提出下楼跑腿。
      他临走前没看到王胖子阴险调侃的笑容,不然也会稍微警觉一些,也不至于在未来的男人面前出那么大的洋相。
      学校分给 的办公室在行政楼四楼,加上吴邪早上招新的时候摔了一跤,走路的样子活像一只笨重的企鹅,他怕送餐的小哥等急,故而在远远看到楼下有个身着黄色工作服,且身形挺拔削瘦的背影时,一时着急直接忘记了疼痛往楼下冲,刹不住车的瞬间正好巧不巧的给送餐小哥的腰来了一记头锤肾击。
      他听到那人闷哼了一声,抬起头才知道什么叫貌似潘安。而那位貌似潘安的小哥,就是张起灵。
      可张起灵并没有偶像剧般的伸手扶起吴邪,而是很快将手中的十几份炸鸡向上提了提,与水平线平行以便吴邪趴着的视角看的更加清楚,随后面无表情且淡淡的说了句请结账。
      于是吴邪就以那种悲催的姿势盯着他看了会儿,摸了兜才撂了句没钱。
      吴邪是没打算赖账的,可张起灵皱眉怀疑的眼神还是让吴邪有种自己要吃霸王餐的感觉。
      怪不得老祖宗说不要轻易改变生活轨迹,不然就有意想不到的灾难。
     吴邪趴在地上欲哭无泪,亲切的与大地进行心灵交流。
     说来也是王胖子的锅,毕竟他订餐从来都是线上结账,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让吴邪代劳领餐。
     吴邪只当自己倒霉,乐观的安慰自己这是与张起灵相遇的契机,只是直到后来他们几人一起回忆青春,王胖子说起这段故事吴邪才把久违的拳头赠送给了他。
      ——要不是没结账,我才不让你下楼取,不然胖爷        我还能趁上楼的时候偷吃几口。
      可那时尴尬真的是一瞬间激发,吴邪只想寻个缝把自己埋着,一直与吴邪对视的张起灵却主动开口。
      “可以赊账。”
      啊?没听说送外卖还能赊账的。
     吴邪懵了。


【4】
  
      大概有些事情冥冥之中真的讲究惯性,又可能是吴邪尴尬着也只能任由它接着尴尬下去的习惯。
      当吴邪爬起来厚脸皮的接受了张起灵主动施与的善意,之后的事情就一如推到了第一张多米诺的排阵,速度的一发不可收拾。
      比如张起灵进门时被工作室的一众女生围观,比如王胖子一眼就认出了张起灵,再比如认出张起灵的罪魁祸首干脆拿了入社申请表强制自己哥们入社,表情狰狞的像一只伏地魔。
     吴邪因此才知道张起灵是大一新生,因为家里的原因晚上了两年学,而他一开学就跑到快递公司打零工,使此人物优质努力五好青年的形象跃然纸上。
      突出了主题,鲜明了主旨。
      随之而动的人物情感,便是办公室里洋溢着蠢蠢欲动的少女心,还有吴邪这个铁树开花的奇异清香。
      彼时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电击了一下,痒痒的却又瘙不到的奇异感觉。
      导致求知欲向来不明显的吴邪都把这种感觉告诉了同学,才知道这叫多巴胺飙升,简称一见钟情。
      可尽管有王胖子这层关系和吴邪的欠钱之谊在,工作室还是展开了亲切而友好的考核活动。
      依旧是万年刁钻的王胖子设考题,吴邪原本幸灾乐祸的准备看戏,却被告知要作为对照组一起考核时才意识到。
      怪不得工作室招不到人,答案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9月23日,黄历喜神东南。
      胖子出的题目是今日难忘。
      而吴邪和张起灵的考题题目正好相和相扣。
      四个字,一见钟情。


     

四面储鸽: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就随他去吧。


一百天了,你们也该回家啦……